時姍13

她倚在陽台的欄杆上,有些懶洋洋。

冬季的夜風很涼,撲在面上時,彷彿將整張砸進冷水盆中,精神一下激活起來,即便如此,那份涼意依舊沒能在臉上停留太久,一下子便叫酒意帶起的潮熱給退了。

 「唔…怎麼辦?一點睡意也無耶…」 

拿著啤酒罐的手早跨過了欄杆,在半空微微晃著,罐上的水珠凝結,而後滴落,她下意識的朝下望了望。

17樓的高度,一滴水珠悄無聲息。可是,若是啤酒罐,會摔裂的吧。

 她半闔著眼,睫毛密密攔不住又一顆水珠掉落。

 

咚。

 

心好累,17樓的高度,一滴水珠悄無聲息。可是,若是一顆心…

會摔裂的吧。